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负面处理 >

“跨省追捕”,鸿茅药酒的危机公关团队难道在玩自黑?

  4月13日,一则广州医生发文称“鸿茅药酒是毒药”被跨省抓捕的微博由澎湃新闻发布后瞬间引爆网络。各大主流媒体纷纷第一时间发文质疑“跨省追捕手续是否合规”,然后指出“医生文章中的内容和数据来源均为正规渠道,不存在故意抹黑”,继续深入调查后显示“警方公布的两家医药公司、7名市民要求退货,涉及货款近400万元,造成利润损失约142万元和医生发文并不能成因果关系”。

  第一波发声后,健康时报等垂直媒体发文质疑鸿茅药酒多次涉嫌违规宣传的报道被媒体翻出,直言跨省追捕存在“地方保护”的嫌疑,指出当地食药监局有为违规宣传开绿灯的嫌疑,把火烧到了鸿茅药酒和相关部门的头上。

  接下来中国医师协会也发文力挺吐槽鸿茅医生:科普讨论 慎用刑法。
  丁香医生也从专业角度讨论鸿茅药酒,是否含「毒」,并发现“作为一款药物,竟然没有进行过临床试验就上市销售了”。
  同时春雨医生《公然用濒危野生动物入药,鸿茅药酒底气何在?》的文章和其他相关质疑被再次翻出。


  而很多医生也开始发文质疑鸿茅药酒的安全性。

  至此事件已经从跨省抓捕是否合规转为对鸿茅药酒产品本身的质疑,而众多自媒体账号的参与讨论又把事件推向了高潮。那么鸿茅药酒和当地的相关部门在这一事件中又是怎么做的呢?
  首先是2017年12月22日,鸿茅药酒方报案称广州谭医生散布不实言论误导消费者,造成公司重大损失。
  接着2018年1月10日谭医生被凉州警方跨省拘留,并于1月25日正式移送检方。
  3月8号,内蒙古食药监局发文称“近期,国内部分媒体、自媒体(微信公众号)登载或转载鸿茅药酒广告违规发布内容的言论,自治区局高度重视,组织对相关情况进行了调查核实。”会议结论为:“鸿茅药酒广告符合《广告法》《药品广告审查办法》《药品广告审查发布标准》的有关规定。”
  有了官方的背书,鸿毛药酒也主动出击,声称要追究媒体的责任,于是媒体“从跨省逮捕”入手,开始了绝地反击,引发了网络对于鸿茅药酒的讨伐。
  鸿茅药酒的这次事件难免让我们想起莎普爱斯,当莎普爱斯被媒体口诛笔伐时,没有做出任何回击,而是默默地把违规广告修改后重新发布,很快度过危机,走出了风口浪尖。而鸿茅药酒事件,仅仅是因为谭医生在美篇上发表了一篇点击量2075次,APP访问量3次,微信转发阅读两千多次的文章, 就报警抓人,主动挑起争论。然后在媒体纷纷质疑产品广告违规,危机四伏的情况下拉食药监局站台,并以此为背书向媒体宣战,导致前期媒体积累的质疑引爆并把战火从宣传违规引向了产品安全性问题,从而在根本上对产品形象造成了伤害。在鸿茅药酒的危机公关团队发现问题时,没有采取措施第一时间息事宁人,而是自以为有官方背书,有当地政府的保护,主动向媒体发难,结果造成了不可控的局面。这次事件最后肯定会以谭医生无罪释放结尾,而媒体在此过程中又一次充当了正义代言的角色,代价只能是鸿茅药酒的品牌形象受损,可以说,鸿茅药酒的危机公关团队在这次事件中充当了“自黑”的角色。危机公关,对于企业的重要性仅次于质量管理,甚至比品牌建设更重要,但是很多企业的危机公关部门对媒体的力量没有清醒的认识,反而认为自己广告做的好,又是当地的支柱企业受保护,一味自大,昏招频出,最后给品牌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损失。